我曾經說過,如果要選一件讓我最後悔的事情,那會是答應我大學時候的男朋友,

跟他在一起。




他是個很好,很好的人,

但是我不愛他。

在當時我並不知道,我只是把感動,憐惜,同情,這些正面的情緒,同時放在他身上。

然後以為,那是愛情。



在還是以純純的愛就可以滿足的年代,

因為牽牽小手,也因為同儕的認同,

所以我一職都沒有發現問題。




你可以相信嗎?

我們交往五年,接吻的次數,數得出來。

我是個很有口部潔癖的人,對於接吻,我一直都是個很難隨意接受的人,

但那時候我不知道,所以我以為我只是討厭接吻。





直到那時候碰到學弟,

其實我是被偷襲的,在某個閉上眼的時刻,突然被偷吻。

在當下我的反應是震驚,然後接著下來感到害怕。

我生氣過,拒絕過,

但是在學弟的軟言溫語之下,我察覺到我在我男友身邊,很寂寞,很空虛。

沒有,心跳的感覺。



那時的我一點也不成熟,

我以為,那是因為我跟我男友是老夫老妻,

我記得我曾經在第一次男友對我告白時,問他,

你可不可以十年後再來追我,做我的老公,不要做我男朋友?

那時候他說我神經,但後來我才發覺,

其實那是我心裡的感覺,我對他沒有激情,我心裡只是想著,

在享受完戀愛的熱情之後,最後以他成為一個沉穩的歸所。

我從來沒有以他的想法去想過,所以才會以這麼幼稚,自私又輕率的口語說出這樣的話。




那時候的我,還不知道。

我只是第一次嘗試到激情,拒絕之後,卻又再次如同吸毒,回過頭來,飲鴆止渴。

我那時候心裡的理制非常有限,我只知道,

我並不想失去沉穩的歸所,卻又沉迷於激情之中。

而這個激情的來源,卻又愛我愛到願意讓我兩者皆有。(事後知道,那是屁!)



於是我沉溺了。

用著絕對不跟我男友分手的心態,我也直接的告訴學弟。

看得出來,我還是幼稚自私的,再那個時候,

其實我也不愛他,我只是享受著他的激情,所以我才可以這麼自私的說出,

我絕對不會跟我男朋友分手,如果你不接受,那就算了。

這種話。








貓大的問題在於,信任,是否值得?


我想,當你愛對方,對方也愛你的時候,

信任等於是一種契約,以心換心的契約。

只是,我們對自己有沒有那麼誠實,了解自己到底對對方有多少愛?

如果今天兩個人在一起,對方的行為違背信任的時候,

其實已經打破了這個契約,因為心已經異動了。

信任其實不是一種選擇,

而是一種默契,當兩個人心在一起的時候才會有的默契。

所以當擁有這個機會,這種選擇的時候,根本就不需要懷疑。



當信任被打破的時候,也不見得真的是誰的錯。

很多時候只是,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誠實面對。

不知道該怎麼做,才可以讓自己開心,又不會傷對方的心。

這是一種有時候可以解決,但是有些時候,卻也是永遠無法解決的,結。




那個時候的我,很開心,但是很心虛。

結束的時候,狠狠心,卻也很輕鬆。

但是我並不夠成熟,不夠了解自己,還是甘願繼續綁死我的歸所。

直到下一次的出軌到來,然後傷心。

才開始細細的去分析自己,了解自己。



劈腿,其實是一種不知所以然,不知道到底哪者比較好,

也許是因為了解自己,卻不知道兩者哪者較適合。

也許因為不了解自己,所以無法選擇,

鮮少人是因為了解自己也了解對方,然後一起來劈腿,

最後一種儘管是劈腿,但卻沒有違背彼此的信任關係。

這是一種選擇,但是這種選擇常常會讓我們受傷,同時也讓我們成長。




我在知道我那時可以輕易的收小的,是因為我根本不夠愛。

跟現在的弟弟在一起,我會看帥哥,但是鮮少動心。

並不是因為道德的約束我,而是因為根本生不出邪念(嘆)

所以同樣的,信任並不是一種束縛,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生出來的念頭。

可以擁有這個,很珍貴,

如果真的被打破了,也是一種成長。


這是我的心得,不知道貓大你可了解我的感覺?
創作者介紹

喵女龍龍的人間遊樂園

joan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